古箏藝術家韓庭貴和他的古箏藝術
 

      正所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文化也一樣。一個地域的文化之所以呈現出這樣那樣的特點,或者形成各具特色的風格,都離不開滋潤其產生和成長的一方水土、風物和人情。山東魯西南的菏澤地區是全國享有盛名的古箏、嗩吶與曲藝藝術之鄉。這種濃厚的藝術氛圍為產生全國具有重要影響的藝術種類、派別提供了優越的條件。而山東箏樂正是基于該地區的民間音樂如絲線碰八板、山東琴書等藝術形式所開出的一朵奇葩。在當地,琴書說唱歷來都很興盛,至今不衰。而山東箏樂也漸漸從這些說唱、民樂合奏中脫離出來,形成了一個重要的器樂樂種——山東箏樂。山東箏樂能成為山東民間器樂的重要代表之一,是歷史和民眾選擇的結果,是歷史的必然。它以其獨特的藝術魅力——剛健豪爽而健朗的音樂風格、樸實優美的抒情色彩傳播于世,成為引人矚目的箏樂勁派。要了解山東民間音樂和它的文化,山東箏樂是必不可少的敲門磚。

     山東箏是國內“北派古箏”的重要代表流派之一,而魯西南的菏澤地區又是傳統山東派古箏最為重要的流傳地,該地區鄆城、鄄城一帶,向來享有“鄆鄄箏琴之鄉”的美稱。相傳在漢朝,宮廷有位宮女流落民間,在當地傳授《漢宮秋月》、《鴻雁捎書》等箏曲。詩人曹植在任鄄城王時,用筆述記錄了當年鄄城一帶箏藝盛行的景象,所謂“彈箏奮逸響,新聲妙如神”。明清時期,箏在魯西南甚是普及和流行,特別是鄆城、鄄城一帶,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這種自古以來的彈箏風俗延續至今。自近代的百年中,菏澤地區箏樂人才輩出,涌現出不少古箏名家。自上個世紀50年代,古箏藝術被納入到高等教育中以來,山東箏樂開始流播全國各地。該地區數位民間藝人或被邀請或被推薦至如中央音樂學院、沈陽音樂?茖W校、西安音樂?茖W校及山東藝專等高校任教,為國家培養出一大批古箏演奏、教育的專業人才。在這其中,趙玉齋(已故)、高自成、韓庭貴等都是當今箏界享有聲譽的箏藝前輩。他們都是從魯西南這塊神秘的藝術之鄉走出,進入高等學府,都為山東箏樂的傳播、發揚和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韓庭貴,1929年出生于菏澤一古箏藝術之家。自幼隨父輩習箏、學唱山東琴書。年少時箏藝多習家師韓紹齡,盡得家傳,學習繼承了一部分山東代表性傳統曲目。自十四歲,師從山東箏派著名古箏大師張為昭,更為系統地學習了山東傳統名曲,深得張氏真傳。二十三歲繼而學藝于著名民樂大師,素有“絲弦大王”之譽的王殿玉。兼學多師,博采眾長,再加之自身不斷地勤奮耕耘,從而為他今后傳承和發展山東派古箏藝術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韓庭貴先生古箏藝術生涯幾經輾轉。1958年,先從山東菏澤戲曲藝術學校任古箏教師,1961年則調職菏澤地區藝術館工作,后又經調任于山東藝術學院(以下簡稱“山藝”)。在山藝任教期間,可以說是韓老古箏藝術發展的鼎盛期。此間,他為省內、國內外培養了不少專業的演奏人才,創作了不少優秀的山東風格箏曲,灌制磁帶、CD等,參加全國的箏界名家交流、演奏活動,挖掘整理曲譜、編著專門曲集等等?梢哉f這種多領域涉足并作出的成績,為山東箏樂更為廣泛的流傳和發揚做出了重大貢獻。韓老也由此成為今天備受稱譽和歡迎的山東箏派重要代表人之一。

    韓老深得家師韓紹齡和著名古箏大師張為昭兩位先生真傳,為日后將畢生所研習的山東箏曲整理成集奠定了基礎。他總結和歸納所學箏曲,寫出一本山東箏曲的集子,名為《魯箏曲集》,于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末由齊魯音像出版社出版。該曲集總共分四個部分,包括山東傳統名曲(老八板箏曲)、琴書牌子曲、碰八板和創編四個部分。前三個部分主要是傳統箏曲。其中,第一部分是依照家師韓紹齡、箏樂大師張為昭兩位先生言傳身教,保留了原曲、曲牌的原樣。其中,傳統名曲部分共集錄樂曲29首,除《漁舟唱晚》之外,或為單曲,或為套曲,都是大板箏曲。第二部分的琴書牌子曲多由韓老整理挖掘,均以南路琴書,也就是在魯西南地區廣為流傳的琴書曲牌、唱牌的基礎上發展而來的。該部分共收錄琴書大小曲牌、唱牌122首。其中《降香牌》、《上河調》、《銀鈕絲》、《天下同》、《鳳翔歌》等,是箏界熟知并廣為流傳的小曲。這些小曲是南路琴書說唱中常用到的前奏、間奏曲,多作為說唱表演的開場、靜場之用。這些牌子曲的旋律基線與說唱緊密關聯,當今有人在聽曲牌演奏時經常會感覺到其中說書的味道。第三部分集錄了4首篇幅較大的魯箏碰八板套曲,也就是絲弦碰八板樂曲。絲弦碰八板是山東路西南地區民間音樂一種常見的演奏形式。參與演奏的樂器包括琵琶、揚琴、如意勾、古箏等,而古箏又是其中最為重要的樂器。為什么叫碰八板呢?這是因為所演奏的樂曲是由多首六十八板的樂曲聯綴成套而成。每首樂曲由八個樂句構成,每個樂句又有八個小節構成,唯獨“五板長四板”,即第五個樂句多出四個小節。演奏中,每件樂器所使用的樂譜不盡相同,各聲部獨立,但所奏曲調均是民間樂曲《八板》的變化曲調,又都是規整的六十八板的體式結構,每個樂句的旋律骨架、落音大致相同,由此能“碰”在一起。演奏中,每件樂器各工其譜,卻縱橫交織,此起彼伏,巧妙地統一在一起。也由于是多首六十八板的樂曲聯綴成套演奏,由此也稱為山東套曲碰八板。在樂曲的速度方面,一般是由大慢板、慢板入題,中板過渡,直至快板結束。它以板序標明速度,其中大板第一、大板第二為慢板,大板第三稍快(即中板),大板第四為快板。這種“碰八板”至今已經有數百年歷史。揚琴、箏、琵琶和如意勾(弓弦樂器)是其經典組合,也有只用揚琴、箏或者琵琶、箏兩件樂器合奏的。而韓老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發展了“魯箏碰”形式,也就是兩架箏合奏對彈。目前,我們可以通過央視音樂頻道欣賞到這種兩箏對碰“山東老八板曲”的節目。以上三個部分所占篇幅大,可以說是該書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所集的曲目眾多,是研究山東傳統古箏音樂、琴書、“絲弦碰八板”等藝術的重要文獻資料。第四個部分是基于傳統而創編的作品。

     大家知道,非物質文化遺產在發展中需要做好兩項工作:繼承傳統,銳意創新。兩者缺一不可。古箏藝術同樣如此。傳承是縱向的,是為了優秀的文化得以延續、流傳,創新是橫向的,通過借鑒“他山之石”以獲得發展。韓老在這兩方面都身體力行,將繼承傳統和銳意創新結合得天衣無縫。而作曲是體現出韓老在繼承傳統上銳意創新最為重要的方面。在同門學藝的高自成、趙玉齋、韓庭貴三師兄弟中,他們都深得山東箏派的演藝精髓,又都各自不同程度地表現出創作方面的革新。在高自成先生,他成功改編了山東箏曲《高山流水》;趙玉齋先生則成功創編了《四段錦》、《慶豐年》等經典之作,在當今的音樂會中仍多被作為保留曲目傳奏、演繹。韓老在樂曲創作方面的革新視野更為開放。他在繼承傳統箏曲基礎上,博采眾長,又大膽創新,豐富了古箏的演奏技巧,使山東箏派有了新的發展。自上個世紀70年代,韓老創作、改編了《野營路上》、《鴻雁夜啼》、《包楞調》、《鄉音》、《駿馬奔蹄》、《戲娃》等箏獨奏曲,深受箏界歡迎。這些作品都是在山東古箏演奏技法、樂曲的基礎上創編的作品,大部分完成于山藝任教期間。正如《魯箏曲集》“編者的話”中,韓老表示“在充分繼承的基礎上求發展,是實現高水平、高層次樂中箏的必然途徑”,而這些作品的問世,恰好是韓老這一觀念的極好寫照和體現。這些作品深諳傳統箏樂的演奏技法,又在不同程度上對曲作的演繹進行了拓展。從傳統素材中借鑒是進行創作的重要模式。韓老在傳統曲目《鳳翔歌》、《鴻雁夜啼》等基礎上,分別進行了改編。比如《鴻雁夜啼》(1979年)一曲,較之原作,新改編之作引入一些新的視角,比如對轉調、搖指技法,以及對前倚音、各類滑音的運用等等,提高了樂曲的表現力和感染力!多l音》(1983年)一曲則是以琴書唱腔牌子曲《上河調》為素材創作而成。樂曲中通過左手演奏獲得的“梆子”效果,讓樂曲充滿了濃郁的鄉土氣息!栋阏{》(1978年)則可以說是韓老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此曲是根據菏澤成武縣同名民歌創編而來。與一般的“咔歌”的簡單創作形式不同,韓老的創作、演奏技法運用視野更為開闊。創作中,他更尊重了器樂創作的方法,對古箏演奏的技法十分考究,深諳傳統演奏技法、風格的同時,還敢于創新,比如對大幅刮奏的、八度大跳等的運用,在樂曲中多處運用到變奏方法,從而產生出跌宕不斷的樂韻和酣暢淋漓的氣勢。這在歷來的古箏演奏家中也是不多見得!栋阏{》整體曲調活潑爽朗,粗獷豪放,慢板段落又韻味十足。此曲獲得山東省內器樂創作、表演等各類比賽的諸多獎項,在中央臺、山東電視臺等多個重要媒體錄音播放。作為一首新山東風格箏曲,此曲目前已廣為傳奏。當今,韓老的部分作品如《鄉音》、《包楞調》等已經被作為名曲選登于上海音樂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古箏名曲薈萃(上、中、下)》一書。尤其是《包楞調》一曲更被中央音樂學院、上海音樂學院、天津音樂學院、沈陽音樂學院等高校作為高級演奏箏曲納入教學計劃中采用。無論是對家鄉流傳的古樂的重新改編,還是以家鄉民歌、說唱形式為素材進行編創,都展現出韓老對古箏傳統的尊重,對家鄉這一片熱土深厚的熱愛之情。
     除教學、整理曲集、創作之外,韓老對古箏藝術的貢獻還體現在參加各項社會音樂活動方面。他身兼中國音樂家協會古箏學會副會長、山東古箏學會名譽會長、“齊魯雅樂社”社長等數職,為古箏藝術各層級的交流也付出不少心血。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他為不少重要媒體錄制錄音和音帶。作為“北派箏”重要代表參加全國南北古箏名家會演。1990年,著名唱片公司“雨果”為他錄制了個人專輯——“山東箏曲集”《書韻》。等等。韓老自幼習箏至今已有70余年箏齡,他在古箏藝術方面的貢獻也將永遠載于藝術史冊。

体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