箏壇赤子傅明鑒
 

    傅明鑒身材瘦長,白凈斯文,頗有書生氣質。當他不自覺地撫弄他那桀驁不馴的卷發的時候,雙手長而堅實的指甲表明了他的箏家身份。
     傅明鑒1954 年出生于六朝古都南京。他八歲從程午嘉先生學琵琶,后從孫梓仙先生習箏。與樂中箏相伴三十年。傅明鑒在演奏、創作、教學、推廣、科研諸方面均取得令人矚目的成就。他的演奏,技法嫻熟、規范,音色純正、圓潤,剛柔相濟,以秀美細膩見長。他創作、改編的數十首箏曲中,有不少在國內外廣為流傳。他刻苦鉆研箏史理論,發表了《繼承傳統是弘揚箏藝的現代意識》、《金陵箏史初探——兼談古吳地區箏藝問題》等多篇專業論文。他的學生數以百計,遍布大江南北,在各級比賽中頻頻獲獎。他積累了豐富的教學經驗,發表了《根據少兒特點搞好古箏普及》等論文,編撰了《古箏初步》、《古箏新韻》等多冊教材;其中《古箏新韻》一書在第二屆南京市文學藝術獎評獎中榮獲政府提名獎。傅明鑒在普及推廣古箏藝術方面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1987年春,他率先在南京創辦了古箏培訓班,成功地組織了’93 南京古梅迎春古箏邀請賽;' 95 揚州王小平古箏音樂會等重要藝術活動。甚至對樂器改良,傅明鑒也有所成就:他改革研制的雙弧式橋碼箏,1982 年設計方案發表于《樂器科技》,1984
年獲江蘇省“智慧杯”發明創造二等獎,并被攝入《青春似火》電視專題片。在古箏藝術領域有如此全面和高水平的成就,這在箏界還是很難得的。中國音樂學院教授曹正先生、廈門大學音樂系教授焦金海先生等古箏大師,均對傅明鑒予以高度評價,稱贊他是“難得的古箏藝術人才”。傅明鑒在箏界聲譽日盛。他頻頻應邀參加各種重大藝術活動和講學,并被吸收、聘任為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北京古箏協會理事、南京音協古箏專業委員會副會長等。
    傅明鑒的藝術成就達到了較高的專業水平,然而他并非音樂院?瓢喑錾。他的專業是企業管理和貿易經濟。他曾經報考過上海音樂學院,但在那個特定的年代里,家庭成份問題成為阻礙他進入藝術殿堂的無情的鐵壁。自從二十一歲時離開文工團以后,他長期以來一直在企業工作,曾先后當過工人、車間管理員、綜合計劃員、總經理助理、綜合辦公室主任等。傅明鑒聰穎好強,搞企業管理得心應手,卓有成效。但是,由于職業關系,他在藝術上每取得一點成績,往往要付出數倍于常人的艱辛,他的職位越高,工作越重,投入藝術活動的精力就越少。當本職工作與藝術鉆研的矛盾日趨激化,終至無法調和的時候,傅明鑒選擇了后者。他毅然辭去了待遇優厚的職務,放棄了正干得有聲有色的管理工作,離開繁華的省城南京,只身來到揚州大學師范學院,在藝術系當了一名清貧的教師。在瘦西湖畔的桃李園中,他可以專心致志地創作、教學、研究,全身心投入到他所熱愛的藝術事業上!爸灰o我時間,我就能出成績!”傅明鑒如是說。
     人們常常贊嘆傅明鑒的成就,然而成就又是多少汗水的結晶!傅明鑒在藝途上艱難跋涉,毫不懈怠。即使在取得了一定的藝術成就和地位之后,他仍保持著謙遜勤奮的進取精神。他認為,成績、地位僅僅代表過去,只是一個臺階;而人生的臺階逐級而上,永無盡頭。傅明鑒為自己的書房取名“補拙齋”,意謂勤能補拙。他每天都工作到深夜兩、三點,第二天又繼續進行新的一輪探索。他常常忙得沒有時間吃飯。在他看來,肚子可以“饑一頓,飽一頓”而工作卻拖延不得一時一刻。
     傅明鑒對藝術、對工作的要求很高,一絲不茍,永不滿足;而他對物質生活的要求卻極低,“只要過得去就得!彼谀暇,生活優裕,家中布置得高雅別致,但因為沒有充裕的時間來從事他所熱愛的藝術事業,他在精神上總感到不滿足。在揚州,他的宿舍狹窄簡陋,四面石灰墻,一室兼客廳、臥室、琴房、書齋四用。但在他眼中,居住條件已無可挑剔——鄰近沒有居民,他可以隨時縱情彈箏,灑脫一番。有不少單位看中了傅明鑒的組織管理才能,高薪禮聘,都被他婉言謝絕了。在這里,有充足的時間和空間讓他鉆研古箏藝術,能寫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能集中精力投入科研和教學工作,自己受到學生的信任和擁戴,在精神上誰還能比他更富足?
傅明鑒的精神財富非常豐厚。他十三歲時因針對樣板戲《海港》說了幾句不合時宜的話而被長期批斗,并被“請”出了他從小就活躍其中的“小紅花”藝術團;十四歲隨父母下放蘇北……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在極其艱難的情況下求生存。在逆境中,他抓緊一切時間、一切機會自學,不僅刻苦練習古箏演奏技巧,還學習箏史理論、樂隊指揮等。為了求師學習,他吃盡苦頭,甚至住過火車站。過早的坎坷經歷,使他對人生有比常人更加深刻透徹的感悟,也磨礪出不畏艱難、自強不息的個性。這不啻是一筆寶貴的梢神財富,無論在藝術上或在生活中都使他獲益匪淺。而他的深厚的文化素養,又使他在藝術探索的過程中時時觸類旁通,不斷迸發出新的思想火花,取得新的進展。傅明鑒認為:藝術并非孤立存在,它要延伸,要與其他科學的精華相互滲融,才能促進自身的發展;因此,藝術家絕不能局限在“純藝術”的天地里,必須做到博與專相結合,兼收并蓄,才能更好地造就自我。他本人即為這一理論的最佳實踐者。傅明鑒的博學多才在箏界是公認的。他讀書的面很廣,自然科學、人文科學無不涉獵。他讀心理學,以改進教學方法,更有成效地推動古箏藝術的普及;他讀物理學、生理學,研究怎樣的演奏姿勢最符合人的生理特點和力學原理;他讀美學,設計效果最佳的舞臺造型;他讀文學,感受中國幾千年歷史文化的精髓……
他會演奏琵琶、阮、吉他等多種彈撥樂器,他的漫畫曾兩度在全國性大賽中獲獎;他的詩文常見諸報刊雜志;他在藝術系講授音樂史,融入美術文學的內容,精彩紛呈,連已學過這門課的高年級學生也紛紛要求旁聽……
。傅明鑒的深厚的文化素養,賦予了他“博”與“!毕嗌嚅L的藝術特點。他的演奏,對樂曲的感情把握得準確、細膩,以情動人。他創作的箏曲,既動聽又易學,能夠適應各種水平的箏手學習和演奏。傅明鑒認為,藝術作品只要能抒發真情,能打動人,便是佳作,因此,藝術創作不必過多地拘泥于形式,要在意蘊上下功夫。他所創作的箏曲《草魂詠——寫白居易“草”詩意》便是一個極好的例子。此曲據“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詩句意蘊而成,懷古之幽情與現代技法巧妙結合,別具一格,故為箏家所稱頌。哈爾濱師范大學藝術系副教授張貴聲先生曾評價傅明鑒的創作特點是“獨辟蹊徑,別開生面,既繼承傳統又有創新精神”。傅明鑒在理論研究方面也是如此。他用了五年時間,鉆研典籍,博覽群書,與孫梓仙先生合作寫成《金陵箏史初探》一文,發前人所未發,大膽提出“吳箏”學說,在箏學理論界獲得好評。當代著名古箏大師曹正教授評價此文說:“它填充了中國箏史地方流派衍義形成過程的空白,闡述有理有據,是中國古箏藝術領域有價值的好文章!备得麒b的博學多才,為他在藝術領域的求索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使他的藝術成就不斷躍上新的臺階。
     傅明鑒的“四合一”的宿舍中掛著這樣一副對聯:“明月半窗弦歌一室,鑒光普照桃李滿園!边@正是他藝術生涯的形象寫照。傅明鑒的學生究竟有多少?他自己也說不清,只答:“三四百人吧?”南京、揚州、鎮江、蕪湖……
都遍布“桃李”。假日里,常有外地弟子遠道而來登門求教。傅明鑒治學嚴謹,一絲不茍,不僅注重基本技能訓練,而且善于啟發學生的獨立思維能力。他常教導學生:學習古箏,不要僅僅想做一名演奏家,更重要的是通過學箏來全面提高自身的素質,將來更好地振興中國民族文化藝術。辛勤耕耘換來了累累果實,他的學生在各類比賽中不斷獲獎。僅1995年12月份,他除將《古箏教材》一書完成付梓和《古箏新韻》在南京市文化藝術評獎中獲政府提名獎之外,在江蘇省音樂舞蹈藝術節中,他的學生徐文蓓演奏的《草魂詠》(傅明鑒曲)獲專業組二等獎,錢潔演奏的《采花》(傅明鑒編曲)獲業余組二等獎,卜雪梅演奏的《秦桑曲》(周延甲曲)獲揚州市器樂比賽大學生組一等獎第一名;……
作為一個教師,有什么能比看到學生出成績更高興更滿足的呢?
傅明鑒對學生在專業上要求嚴格,在日常生活中則和藹可親。學生視傅老師為可信賴的師長,有什么話都愿意向他說。學生遇到困難,傅老師總是不遺余力地幫助解決。難怪其他音樂院校的學生也紛紛求助于他,或來函或登門,希望得到他的指點和教導。對學生的成長,傅明鑒盡心竭力地扶持。去年上半年,他為學生王小平策劃舉辦了個人音樂會。從這一想法的產生到曲目安排。從發邀請函、籌款到表演形式、舞美燈光的設計,幾乎每一步驟都浸透了傅明鑒的心血。他敏銳地意識到,揚州的古箏藝術事業目前的任務不是普及而是提高。提高和普及應該并舉。舉辦這臺音樂會,一方面能夠把揚州古箏藝術的發展水平向前大大推進一步,另一方面對王小平本人也是一次鍛煉和提高,使她在有壓力的情況下更加刻苦地練習,更有成效地提高演藝水平。傅明鑒為王小平制定了詳細的計劃,一步一步地向目標推進。他不辭辛勞,四處奔波籌集款項;I備期間,傅明鑒每天帶領學生們排練曲目。排練地與箏庫相距近一公里。學箏的同學們都是女孩,沒有多少力氣,傅明鑒放棄吃飯時間幫王小平用板車將十幾臺箏一趟一趟來回搬運妥當。每一個曲目的表演形式,或獨奏或合奏,或伴唱或伴舞,傅明鑒都參加設計和排練。為了這次音樂會,他放棄了赴港參加“中國南北古箏名家音樂會”的演出機會。出訪機會是許多箏手夢寐以求的,王小平過意不去,勸傅老師赴港,他卻認為,這種演出對他來說并不很重要,學生的成長和國內古箏藝術事業的發展才是最重要的。為了收到更好的藝術效果,他還專程請來了江蘇省歌舞劇院民樂隊為王小平伴奏。音樂會開始前,他逐臺箏仔細校音,以保證演出成功。王小平的音樂會獲巨大成功,會后她與領導、來賓合影時,傅明鑒沒有參加,而是退到幕后默默做著清理工作,就象他堅決不肯把“藝術總監:傅明鑒”的字樣印在節目單上一樣。每當王小平提起此事,總動情地說:“多虧了傅老師!他是幕后英雄!”傅明鑒還建議王小平去中國音樂學院進修,以進一步提高藝術水平。目前,王小平正隨中國音樂學院教授、民樂系副主任、著名古箏藝術家、教育家邱大成先生深造。她表示,學成回揚后,要與傅老師一起為揚州的古箏藝術事業的發展好好地做些事情。
   傅明鑒為自己制定了一個“每半年一個大動作的奮斗計劃”。他的設計沒有落空:1994 上半年完成了多篇論文的整理工作,下半年與王小平合作出版了《古箏新韻——通俗箏曲35 首》一書,1995
年上半年成功地策劃舉辦了王小平古箏音樂會;下半年編著并付梓了《古箏教材》(一、二冊);今年上半年準備與幾位同行合出一本箏曲集,并把部分精力投入到4 月份在揚州舉辦的第三屆全國古箏藝術研討會和組織新加坡某中學生古箏藝術團6月份在南京的演出活動中去;上半年的計劃還未完成,下半年的計劃又已在醞釀之中:今年7月參加’96 朝陽古箏藝術節,還打算寫一篇關于白居易筆下的古箏藝術的論文…… 他的時鐘總是上緊發條不停旋轉,所以有人評價他是“揚鞭催馬,一路春風”,實在是恰如其分的。
     這就是傅明鑒:對物質生活的要求很低,而對藝術、對工作的要求很高;對名利地位看得很淡,而對事業看得很重。他尊重前輩,獎掖后學,敬業樂群,在箏界有口皆碑。在事業蒸蒸日上之余,他對家庭、對妻兒也有著深深的遺憾——留給他們的時間太少太少。然而他相信,他們會永遠理解他、支持他。傅明鑒懷著一顆堅貞不渝、光明潔凈的赤子之心,在藝術旅途上從過去走到現在,又從現在走向將來。鑒者,鏡也。套句佛偈來形容傅明鑒:心如明鏡臺,情系樂中箏。
体彩11选5